bti体育在线娱乐
bti体育在线娱乐 >> bti体育娱乐官网 >> 澳门永利集团网站的网址是_在尼泊尔博卡拉,一辆自行车引发的纠纷

澳门永利集团网站的网址是_在尼泊尔博卡拉,一辆自行车引发的纠纷

日期:2020-01-08 18:40:46 阅读数:2039

澳门永利集团网站的网址是_在尼泊尔博卡拉,一辆自行车引发的纠纷

澳门永利集团网站的网址是,【导语】风景眼前过,故事心中留。欢迎关注80后旅行作家刘小顺(liu小顺)的头条号“跟着小顺去旅行”,将持续为你提供最独特的旅行故事!

-“过去时”第二季-

【19、在尼泊尔博卡拉,一辆自行车引发的纠纷】

2011年9月11日,我们在博卡拉的第二天,天气晴好,费瓦湖终于慢慢显露出它迷人的一面,湛蓝平静的湖水倒映着清澈的蓝天白云,小木船偶尔划过水面留下的道道波痕,湖面轻轻摆动的浮游植物,无处不透露着宁谧幽静的舒适气氛。费瓦湖也许没有中国那些壮丽河山动人心魄,但它骨子里透出来的恬淡气质,在中国的景区却已难觅踪影。

dylan打算去玩滑翔伞,我本来也想试试看,可听说要100美元,我马上就退缩了。不都说在博卡拉玩户外运动很便宜吗?这价位以尼泊尔的消费水平来说算是天文数字了,所以除了dylan之外,其他人都只想租辆车去湖边兜兜风。

我、lv和dylan每人花100卢比租了自行车,阿龙则租了摩托车。薛妹嫌自行车不好骑,决定坐阿龙的摩托车,跟他分摊车费。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向费瓦湖进发,清风拂面,视野开朗,刚开始确实是不错的体验,可没过多久又变了味。

因为dylan跟我们此行的目的不同,他要赶着玩滑翔伞,其他人则是为了慢悠悠看途中的风景,所以一路上都是dylan骑着自行车在前面飞,后面的人紧赶慢赶,偶尔停下来拍张照,dylan就一脸不高兴,还会说些诸如“几个丑人有什么好拍的?”之类的风凉话。

我倒无所谓,dylan皱他的脸,我玩我自己的,凭什么大家都要迁就你呢?而薛妹和lv不想大家闹翻,这边劝我快点走,那边叫dylan等等大家,谁都感觉不尽兴。

后来我干脆离队,找了个湖边的清静之处发呆。突然有滑翔伞从我头顶飞过,降落在左前方的小平台上,我赶紧掏出“小白”记录这一刻,才感觉心里好受点。

我回旅舍没多久,阿龙和薛妹就回来了,只有lv去看dylan滑翔。之前我听紫漫的朋友说,除了博卡拉这个湖边的背包客社区之外,城里还有个老城区不错,反正时间尚早,我提议阿龙和薛妹一起去逛逛,他们很快答应下来。正好邮局在老城区附近,薛妹想顺便去打探打探,准备明天寄明信片。

老城区无甚特别,都是跟加德满都差不多的老建筑。邮局早已关门,我们无所事事地随便溜达了几圈,待天色将晚便决定返程。这时候,薛妹说她不想再坐阿龙的摩托车,抢先一步爬上我的自行车,一溜烟骑远了,我只好摇摇头,坐上摩托车的后座。

由于阿龙在路边找一家修车铺将摩托车之前在湖边刮伤的痕迹用喷漆盖住,薛妹就和我们走散了。她一个女孩子人生地不熟,英语又不好,手机也没带,万一真走丢就麻烦了。我们一边骑一边找她,可是快到旅舍了还没见到她的行踪。

我很着急,叫阿龙停车在一条必经之路的拐角处等她,天越来越黑,依旧不见人影。我们准备继续往前开,到了旅舍再作打算,突然看见薛妹从旅舍方向骑车过来了。

“我在旅舍等你们半天了!”薛妹气喘吁吁地冲过来说道,从旅舍到这里有一段很陡的上坡路,想必她是骑得太急了。

“晕,不早说,还怕你不认识路呢!”我说完准备上车,薛妹也准备转弯往回骑。我刚低头,突然听见“砰”一声,再抬头看时,薛妹已经跟一辆摩托车相撞,连人带车摔到地上,路人迅速围上来看热闹,我赶紧拨开人群过去扶她。

尽管车速不快,但薛妹的自行车被摩托车挤压得严重变形,整个前轮都折弯了,我艰难地将薛妹从车底拖出来。她坐到马路牙子上,整个人傻了,我问她有没有事,哪里痛。她直叫我别说话别说话,她头晕。肇事者在旁边帮忙照顾,可又不知道如何与我们沟通,见薛妹难受的样子,他连忙叫了辆出租车载我们去医院。

我管不了那么多,拖着薛妹上了出租车,并叮嘱阿龙照看好自行车。等我们到了最近的那家医院,薛妹却突然说她没事了,不用做检查,我为了保险起见,用英语叫医生帮她看看,医生听不懂,一头雾水,只说让薛妹躺下,薛妹不肯,硬拖着我出了医院,说没事了,真没事了,这时候我才发现肇事者早已跑得不见踪影。

我扶着薛妹慢慢往回走,她似乎没有大碍,后来还跟我有说有笑起来。她叮嘱我,这事一定别让dylan和lv知道,怕他们嘲笑——她当初骑行青藏线都没摔过车,却在这好好的公路上马失前蹄,觉得实在太丢人,我骂她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等我和薛妹回到事故地点,阿龙突然急匆匆地跑过来说,自行车不见了。我一愣,不是叮嘱他看好自行车吗?怎么会眼睁睁不见呢?难道这孩子弱智到连自行车都看不住?

阿龙一脸茫然地望着我,说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因为他的摩托车要在7点之前还回去,怕时间来不及,就先回去还摩托车了,将自行车托付给路边一家小卖铺的老板看管。等他再回来时,自行车便不见了,他跟老板沟通不了,只听懂老板说什么police之类的。

我赶紧过去跟小卖铺老板交谈,老板用不太熟练的英语告诉我,先前有人报警,警察过来将自行车拿走了。

“确定是警察拿走的吗?”我反复问老板,老板点头如捣蒜,我又没办法质疑,因为不管是谁拿走,人家不用对我们负责。

于是,我的无名火一下子冲到脑门上,转身对阿龙一阵乱吼:“你怎么连辆自行车都看不住?摩托车不能晚点去还吗?如果要多付租金,我们来分摊好了。大家是一个团队,不要凡事都只顾自己!”

阿龙吓得脸色铁青,薛妹则极力规劝。我一把甩开薛妹往回冲,几天来压抑的情绪突然爆发出来,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住。

我找到自行车行的老板,向他解释刚才发生的事。薛妹不久后赶到,却一直像个没事人一样站在旁边,双手抱胸,还不停地抖腿。我指着薛妹告诉老板说她出了车祸,老板将信将疑地望着我,以为我在开玩笑。

没办法,我只好要求薛妹将腿上的擦伤亮出来给老板看,薛妹不情不愿地撩起裤子,还愤愤然:“看什么嘛!有什么好看的?”

好好好,薛妹,薛大姐!我知道你曾经是骑行青藏线的女英雄,你不在乎这点皮毛小伤,而且我知道你听不懂英文,不知道我在跟老板说些什么,但理论上你是不是应该配合我表演一下呢?毕竟我在帮你处理问题,你别弄得我好像是个笑话,行不行?

结果,人家老板依旧不相信我说的话,因为他打了好几个电话去警察局,那边都说今天没有收到过自行车,老板认为我们是自己把车丢了,却故意在演“苦肉计”博同情。我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好带着老板返回事发地点,他用尼泊尔语跟那边的小卖铺老板沟通之后,这才还我清白。

我和老板再回到租车铺时,dylan和lv也赶过来了。

现在老板相信了我的话,那就要谈最关键的赔偿问题了,可我的同伴们却全都陪薛妹坐在几米外的台阶上,放我一个人在这里继续交涉。

我情绪越来越坏,即便他们都不懂英语,但是可不可以站过来帮我撑撑腰呢?毕竟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啊!我突然好绝望。

老板狮子大开口,竟索要5000卢比,算一算,200多元人民币。我不同意,说去跟朋友商量商量再说,结果老板叫了几个朋友把我包围起来,不让我走。

我的同伴们看见这个情形,依旧没有过来关心一下。

当我被众人围困,孤立无援时,正好有一辆警车经过,阿龙突然喊道:“顺哥,顺哥,我们的自行车在警车上面!”我这才努力挣脱人群跑到警车边,其他人也陆续围上来。

警察将严重变形的自行车交还我们,问是谁受了伤。

由于事故涉及外国人,警察不敢草率了事,他想了解具体情况,我便叫薛妹过来,让她再把伤口亮给警察看。这是例行公事,并非我故意到处展示她的伤口。

谁知道,这次薛妹更加不耐烦了,整个脸都臭着,嘴里还嘀咕着什么,于是等警察离开之后,我终于忍不住火气,对薛妹高声吼道:“你有什么不耐烦的?看看伤口怎么了?我这是在帮你解决问题!”

其实我并非专门针对薛妹,只是借机表达对dylan和lv自私态度的反感,长期郁结的情绪找到出口,薛妹却成了替罪羊。薛妹被吓到,跑到一旁哭起来,dylan和lv过去哄她,其他尼泊尔人都莫名其妙地望着我,好像我成了做错事的人,我这到底图什么?

自行车找回来后,老板要求支付2000卢比的维修费,我依然嫌贵。后来有人建议说,先把这个钱付了当押金,明天自己把车拿去修好,然后再将押金拿回来,应该用不了2000。

没办法,我的同伴们只顾着劝薛妹,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只能先把钱掏了。事后我却越想越气,这算哪门子事?出钱帮人处理问题,反倒碰一鼻子灰,真是吃力不讨好!

这件事还没结束。回到旅舍,dylan和lv继续安慰薛妹,却没一个人来管我,问一声明天自行车到底怎么修。难道真是我一个人的事吗?我心里堵得厉害,就自己去湖边溜达了。

没多久,我收到lv的短信:“好了,没事了,你来吃饭吧!我们在湖边的中国餐厅。”当时我差点没把手机扔进湖里,怎么了?她的意思是,我做错了事,她替我摆平了?为什么黑白不分啊?从这时候开始,我就决定跟他们分开,自己一个人去印度。

第二天我醒得很早,赖在床上发呆,心里依然堵得慌。其实我要求并不高,只希望他们有人过来关心一句,随便谁都可以,随便说什么都可以,让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就行,该做的事情我还是会乖乖去做。

然而,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没人对我说过一句话,那感觉就像我被几个同伴集体扔进了暗无天日的深渊一样。

突然有人过来敲门,我马上竖起耳朵,抱有一丝希望,或许他们“良心发现”,要跟我一起去修自行车了呢!可我等到的是lv这么一句话:“喂,你们起来没?我和薛妹先去邮局了!”

然后我就像火山爆发一样“噌”地从床上弹起来,冲到卫生间洗脸刷牙,把门关得特别重,我知道这对他们是不起作用的,因为等我再出来时,dylan也已经不见了,坐在床上的阿龙告诉我,dylan跟她们一起去邮局了。

最后,是我和阿龙一起去修的自行车。因为车前轮已经完全被压弯,推不动,我只能将整个车提起来走,非常吃力,走一阵就得放下来休息一会。

阿龙小心翼翼地跟在我身后,有时想上前帮我,却被我呵斥回去,可怜巴巴地当我的出气筒。

当天博卡拉晴空万里,气温一下攀升至摄氏三十五度左右,晒得人头晕眼花,我就像在惩罚自己一样拎着自行车走走停停快半个小时,才找到修车铺,跟他们谈好价钱,1500卢比,两个小时后回来取车。

只有两个小时空当,我不能跑远,准备到湖边找家咖啡店打发时间,谁知道刚走回旅舍大门,正好碰到lv,她看见我的第一句话就问:“哎,车修好了啊?”当时气得我狠狠抛下一句“不知道”,便快步离开了。

我在湖边的小路上四处寻找咖啡馆,想平复一下心情,突然听见有人喊“小顺”,我转头去看,是一个戴黑框眼镜的男生,有些眼熟,稍微回忆了一下,想起之前我在加德满都杜巴广场遇到的那个深圳男,他带我去吃了顿饭,同桌的人里就有这个男生,他告诉我他叫rara,一个很像女孩的名字。

rara和一群朋友站在一起,说说笑笑十分热闹,他们准备一起去滑翔,正等着旅行社派车来接。rara一一将我介绍给其他人,我和他们聊了一会,感觉好多了。

当我突然结识新朋友,如同失恋之后遇见新欢一般,竟有很好的疗伤作用。

我和rara交换联系方式,rara叫我晚上去他们的旅舍过中秋节,大家会下厨做中国菜吃,而我这才想起原来今天是中秋节,我都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喝完咖啡,见时间差不多,我回到修车铺,可他们说还要再等两个小时。我不知道该往哪去,只能回旅舍,dylan、lv和薛妹本来坐在阳台上聊天,可是一见到我就集体不吭声了,我很尴尬,跑进房间假装拿了点东西就离开了,也没人叫住我。

我走到之前坐过的那家咖啡馆,蹲在路边蹭网打电话,先是打给我爸,祝他中秋快乐,谁知他还没等我说完就强行挂断了,因为他怕打国际长途太费钱,可我用的是免费国际长途啊,怎么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然后,我只好挨个给国内的朋友打电话聊天,听到他们的声音觉得踏实多了。就这样又过了两个小时,我去取回修好的自行车,还给租车铺,取回2000卢比的押金。

当我再次回到旅馆,发现他们又全都不见了,房门紧闭,我没带钥匙,正准备转身离开,突然看见窗户上夹着一张字条,写着中文,虽然没有称谓,但明显是写给我的:“我们现在去中国餐厅蹭网,等太阳下山,我们准备去费瓦湖划船,你也过来吧!”

我一气之下,将字条撕得粉碎,到底是什么同伴嘛,你们去空调房蹭网吃东西,还要去划船,谁问过我烈日当头去修车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我越想越气,本来不想计较那1500卢比,算算也就100元人民币,权当是“分手费”,大家都落得清静,但转念一想,凭什么我出这钱理所应当?我收到rara给我发过来的短信,说他们已经滑翔完了,正在一家咖啡厅等我,可我准备先去处理完这件事再说。

我冲到dylan他们所在的中国餐厅,薛妹脸上贴了创可贴,我冷冷地对她说了一句:“修车费,1500卢比。”她从口袋掏出钱,我拿完就走,薛妹叫我,我也没停下来。

我一个人在路上快步行走,薛妹就一边哭一边追我,我不理她,还不停地将她甩开,叫她别缠着我。可薛妹不依不饶,叫我别生气,我终于情绪崩溃,又对她大吼起来,但她这次没有被吓跑。

我跑到咖啡馆找到rara,一屁股坐到了这群新朋友中间,薛妹没有跟进来,我便佯装无事地开始和他们聊天。

过了一会,服务员跑来问我是不是还有朋友在外面?我这才发现薛妹并未离开,而是一直坐在台阶上哭。

rara的两个女生朋友赶紧把她扶进来坐下,她不说话,也不喝东西。其他人看我的眼光都怪怪的,好像我是个不负责任的负心汉,让我百口莫辩。

中秋节的晚餐我没有跟rara去吃,而是最后请薛妹吃了顿便饭。

薛妹一直在哭,忍不住掉泪,她觉得少了我,团队就不完整了,她也不想去印度了。

我告诉她,我并不是生她的气,而是这个团队太各自为政,缺少关爱,大家这样玩下去没意思,我感觉很压抑。

“那你决定了?”薛妹一脸严肃地问我。

“嗯,我决定了。”我回答得很干脆,薛妹瘪瘪嘴,反倒不哭了。

当天晚上,我没有回旅馆,饭后直接去rara的旅舍跟新朋友一起玩游戏,夜里快11点才结束。由于rara的旅舍在费瓦湖畔,离主路有一段距离,湖边一片漆黑,没有路灯,他们怕我独自回去不安全,正好rara和他朋友的房间还有空床,便叫我留宿下来。

想想,我也不是很想回去面对dylan他们,另外,薛妹告诉我说他们明天早上的汽车去释迦牟尼诞生地蓝毗尼,也是尼印边境的最后一个景点,可能他们不在乎我回不回去吧,因为到这么晚了,依然没人问我一声,我失望透了。

临睡之前,我忍不住给lv发了条短信,说我晚上不回去睡觉了,祝他们一路顺风,lv回复说我务必回去一趟,他们四个人都在等我,想和我谈谈这两天的事,“或许会对你有所帮助”,看到最后这句话,我的无名火又“噌”地一下腾上来:“什么叫对我有所帮助?干脆说对我有所教育好了!”

手机很长时间都再没有动静,五分钟之后才收到另一条新短信:“我们这里有人想延长尼泊尔签证,准备跟你一起去印度,你愿意带她吗?”

我知道lv指的是薛妹,可我没有再回复短信……

【更多精彩内容】

关注"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长按复制)并回复关键词【目录】即可获取全部文章目录。

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

人生不需要太顺,小顺就好。

别忘了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哦!你的每一次分享都将是我继续前进的动力!谢谢!